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首 頁 | 法院簡介 | 司法改革 | 訴訟指南 | 司法網拍 | 青少年維權 | 裁判文書 | 鏡園文化 | 法律法規 | 審務公開 | 執行專欄
 南京  ℃~
    
談徐克武俠電影中的女性角色塑造
2012-09-12 05:25:38
 

劉妙祎

【內容提要】 在香港這片影視創作的沃土上,徐克憑借自身的獨特視角,營造了一個奇幻的 “新武俠”世界,掀起了中國武俠電影史上的第三次高潮,人稱 “徐克時代”。在徐克的武俠電影世界中有很多生動形象的女性人物角色,她們個性鮮明,形象立體,各有千秋,在各自的電影中都有著獨特的文化意味和審美價值,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為本就精彩的電影又增色不少。

【關鍵詞】 徐克; 武俠電影; 女性角色
     
    武俠電影從 20 世紀 20 年代下半期發軔至今,經歷了三次高潮,也遭遇了停滯、中斷,但是在商業化大背景下,仍然不斷向前發展。華人電影在武俠題材上不斷探索,武俠導演和武打明星書寫著一次又一次的票房神話。武俠電影是中國特有的電影類型,香港是中國武俠電影的重要創作基地,一直獨領風騷。在這片沃土上,徐克憑借自身的獨特視角,營造了一個奇幻的 “新武俠”世界,掀起了中國武俠電影史上的第三次高潮,人稱 “徐克時代”。在徐克的武俠電影世界中有很多生動形象的女性人物角色: 有溫柔爛漫的十三姨、潑辣風流的金鑲玉、亦邪亦正的東方不敗、奇幻飄逸的孤月……她們個性鮮明,形象立體,各有千秋,為本就精彩的電影又增色不少。

                                               一、《黃飛鴻》之十三姨

                                               ——中西碰撞下的文化況味

    十三姨是 《黃飛鴻》系列電影中最重要的一個女性角色。她留洋歸來,愛上了輩分有疏、但年齡相近的黃飛鴻。她天真爛漫,溫柔率真,因為長時間在國外生活,回到國內后生活習慣有很多不適,也因此鬧出了不少笑話,為影片增加了些許的喜劇色彩。 
    影片故事發生在清朝末年,正是社會動蕩的年代,政治腐敗,內憂外患,中國 “閉關鎖國”的政策,也抵擋不住外來文化的碰撞與沖擊。所以影片中就出現了很多東西文化碰撞的情節: 十三姨回國后,一身洋裝打扮,受到了省城孩子們的嘲諷,這些孩子譏笑著向她扔東西; 黃飛鴻只知道中國的計時方法,卻不認識西洋的鐘表; 他深知中國的神明,卻對西方洋人信仰的耶穌受難感到不理解。由此我們可以看出那個時代中國人的愚昧思想以及他們對待西方外來文化的偏激態度和排斥心理。這是東西方文化在激烈碰撞中的銳利交鋒,是落后與先進文化之間的一次較量。 
    這些都是徐克有意而為之的情節,結合徐克自身的成長背景,便不難理解。徐克,1951 年在越南出生,少年時期就開始嘗試拍攝短片。1966 年從越南移居香港,并在香港完成了中學教育。之后開始在美國的游學生涯,1969 年進入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南循道會大學,后輾轉到德州大學修讀廣播電視/電影課程。有著多元文化背景的徐克,觀歷史自然有自己獨特的視角。相較于那些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來說,他并沒有那種憤世嫉俗、自相矛盾的心態,反而能很客觀地看待問題。 
    徐克在電影中設計十三姨這樣一個女性角色,對于影射現實生活起到了很大的幫助。十三姨回國的原因有二:一是思念故土,二是在她心中只有黃飛鴻這般形象和人格的男人才是做丈夫的最佳選擇。留洋回國后的十三姨,和1997 年香港回歸后的很多香港人的殖民心態一樣: 種種的不適應,心理的難以接受與矛盾。一方面已經習慣了英式的生活,一方面又期盼祖國的統一。 
    正因為徐克的多元文化背景,他才可以客觀地看待這些歷史問題。他在接受訪問時曾經對電影的魅力作了一個詳細的闡釋,他認為電影的感染力有幾種是最基本的,他提到一點 “泥土性”,即 “生命的來源,鄉土、國族情感,成長的文化根源。廣大觀眾對泥土性、傳統根源是有感覺的,雖然時含諷笑、憎惡,但始終與它脫不開關系”[1]。正因為這種 “泥土性”,那些關于碰撞下的東西方文化的電影情節的設置讓很多香港觀眾在觀影過程中得到心靈的共鳴。

                                               二、《七劍》之武元英

                                               ——文學經典的再創作

    徐克一直借用武俠這一類型電影來闡釋自己的意識風格,在進行電影創作的時候,總是習慣性地對原著故事進行再創作。可以說徐克改編后的 《七劍》,是一部有著徐老怪多種元素在內的,而與梁羽生原著 《七劍下天山》大相徑庭的武俠電影。 
    電影 《七劍》中的人物是梁羽生原著 《塞外奇俠傳》中的楊云驄、楚昭南、辛龍子和 《七劍下天山》中梁穆郎、傅青主、武元英、韓志邦的集合。徐克只是借文學原著中的武俠意象,佐以自己的理解,來闡釋自己的藝術感覺。《蜀山傳》的失利,徐克沉寂 4 年,再推 《七劍》,以一種詩化的寫實風格再現武俠小說中的遼闊景象。 
    電影中主要的女性角色武元英在原著中是一個年近花甲的老漢形象,有一個女兒名叫武瓊瑤,后來成為白發魔女的關門弟子。可以說電影中的武元英只是用了 “武元英”這個名字而重塑的一個嶄新的形象,有一種武元英和武瓊瑤合二為一的感覺。 
    武元英看似外表粗獷,但是從她的語言到動作都是走的至陰的路線。她一身男裝打扮,卻真真切切的是一個女人,這是導演否定角色自身性別的戲劇設計。她在電影中既有著女兒家獨有的悄秘情愫,對昔日的戀人韓志邦仍然懷有愛慕之心。她只能默默地守護自己的這份微妙感覺,不讓自己從小到大的朋友劉郁芳察覺。她又有著武俠義士應具備的果斷和俠義之情: 她是武莊 “天地會”重點培養的第二梯隊; 她敢愛敢恨,冒死救走被武莊中人視為奸細的傅青主,這是對傅青主一種激動的報恩行為,卻因此讓她得到機遇而成為 “天山七劍”之一。在天山,她完全有可能再次和韓志邦找回過去的感情,但是她并沒有越界犯錯。在遇到楊云驄后,又果斷斬去過去的情絲,全心全意成為楊云驄的女人。

                                            三、《蜀山傳》之孤月與李英奇

    ——角色人性的再探討張柏芝在徐克導演的 《蜀山傳》中扮演了兩個角色。一個是昆侖山主孤月,她為了保護昆侖,一直死守在山上,將昆侖最厲害的武器 “日月金輪”傳給了徒弟玄天宗。一個是峨眉弟子,百年后的孤月已經不存在,化身為紫劍之主李英奇,她和長空無忌是一對情侶,成為峨眉武功最厲害的紫青雙劍。說是兩個角色其實是前世今生的同一個人。為了保護巴蜀群山,抵抗勢力越來越龐大的血魔,峨眉掌門人白眉真人命令紫青雙劍合璧,但是長空無忌在合璧時動念分神,青劍與長空無忌俱滅,李英奇也被擊傷,肉身被玄天宗所救。長空無忌的元神被白眉真人用真氣重塑化作另一個肉身: 廉刑。為了抵御血魔,李英奇必須成為廉刑的師父,加緊修煉再次雙劍合璧。但是僅有長空無忌元神的廉刑卻理解不了眾人的苦心,頑固率直,就在李英奇與廉刑的磨合期內,血魔已經攻下了峨眉,李英奇在激戰中喪生。 
    徐克在片中女性人物的設置上,不管是百年前一直堅守在昆侖的孤月,還是如今堅持不懈鞭策廉刑的李英奇都已成為 《蜀山傳》中堅毅的化身。凡人之如何變為劍仙,首先得有慧根,然后需要找到自己的仙師、仙劍。第一步都是從凡人開始的,李英奇就是這樣,她明白其中堅毅的道理,才會堅持不懈地錘煉廉刑。即便是劍仙,自身的堅毅,才能成就最后的勝利。她們遭遇的種種磨難就像凡人世界里的各種挫折一樣,只有保持一個真心的堅守才可以守得云開見月明。 
    在電影中和李英奇等群山眾仙相對陣營的血魔和赤尸神君,轉化在現實生活中,就是種種誘惑的集合: 貪婪、嫉妒……他們需要吞噬和消滅一切,如同宇宙中的黑洞一樣,不斷汲取正派和無辜的精華,以非正常的手段來救贖自我,而人性就是要不斷地去克服這些誘惑。

                                                四、《新龍門客棧》之金鑲玉

                                                   ——傳統俠義精神的消解

    李安的 《臥虎藏龍》以西方的理解闡釋了東方的俠義精神,張藝謀的 《英雄》用極絢爛的色彩成就了 “心懷天下”的英雄主義,王家衛弱化了傳統武俠電影中對 “俠”“義”的探討,而轉向了展開對人生存在的思考。那么徐克的 《新龍門客棧》就是對傳統俠義精神的再探討。 
    俠是特定的時代產物。如今對俠的定義也很不一致,有的甚至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含義。現在武俠電影和電視劇層出不窮,這些影視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受眾要求社會公正的美好愿望和懲惡揚善的心理訴求。所以對于 “俠”的定義,長期以來在銀幕上便也形成了一種固定的形象:“急公好義,勇于犧牲,有原則,有責任感,能替天行道,疏解人間不平。”[2]“俠義精神是眾多俠士在俠觀念的主導之下,表現在思想和行為上的一種氣質和品格。俠義精神的核心概念就是一個 ‘義’字。 ‘重大義,輕生死’就是俠義精神的實質。”[3]徐克在接受訪談時談到自己對于 “俠”的理解,他說道,“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俠’在社會各個時期的定義也是不一樣的。比如 《水滸傳》,里面的 ‘俠’在我看來是一種草莽。我常常覺得武俠世界里,沒有什么所謂的正反。我覺得在這一點上,現在的武俠電影最容易出現也是要避免的問題是,不要只限定一個狹隘的標準。”在商業化大背景下發展的武俠電影,很大程度上已經趨向大眾化。傳統意義上的俠義精神開始消解,徐克的 《新龍門客棧》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新龍門客棧》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明朝中葉景泰年間,宦官專權,東廠曹少欽假造圣旨,殺害忠良兵部尚書楊宇軒,為了將其舊部、禁軍教頭周淮安一網打盡,故意留下他的一雙兒女發配西北。江湖義士邱莫言、賀虎等人救出忠良后代,按計劃和周淮安在龍門客棧匯合。客棧老板金鑲玉殺人越貨、潑辣風流,對周淮安心生愛慕,以成親作為提供客棧密道的條件。金鑲玉帶領一行人從密道逃出,不料被曹少欽發現,展開生死搏斗。金鑲玉將孩子托付給刁不遇帶出關外。而她和周淮安、邱莫言與曹少欽背水一戰,決戰中,邱莫言不幸喪生,周淮安決意遠離中原,金鑲玉亦燒毀客棧追隨周淮安而去。 
    電影中塑造的角色金鑲玉是一個正邪難辨、性格復雜多變的黑店老板。她風流多情、嗜財貪歡,開黑店賺黑錢,做過無數殺人越貨的勾當。她和守關千歲關系非常,亦參與到東廠與周淮安之間的爭斗中,可謂八面玲瓏。她暗慕周淮安,糾纏在他和邱莫言的愛情關系里。她一開始壞事做盡,是一個典型的反派人物角色,最后又徹徹底底地站在周淮安正義的陣營之中,所以我們無法完全地用好或壞來評價這個人物。這種人物的出現,不僅在很大程度上豐富了影視內涵,也闡釋了徐克個人對于 “俠義”精神的深層次、特殊角度的理解,同時具有一定的平民意識,突破了以往對 “俠”的狹隘理解。 
    清代詩人龔自珍的 《己亥雜詩》中有云 “不是逢人苦譽君,亦狂亦俠亦溫文,照人膽似秦時月,送我情如嶺上云。”據金庸所說,他的武俠創作中對 “俠”的理解即來自于此。有人曾拿 “亦狂亦俠亦溫文”來形容臺灣文人李敖,他心狂妄,紙上美文佳作與人共賞。而筆者認為真正如此,又身豪俠的,非香港徐克莫屬!

   

   [參考文獻]

   [1]韓云波. 中國俠文化: 積淀與承傳[M]. 重慶: 重慶出版社,2004: 275.

   [2]龔鵬程. 大俠[M]. 臺北: 臺灣錦冠出版社,1987:3.

   [3]張力. 當代武俠影視文化的不完全解讀[J]. 藝術廣角,2003( 02) .

   [4]賈磊磊. 中國武俠電影史[M]. 北京: 文化藝術出版社,2005.

   [5]丁紅. 武俠影視的現代嬗變[J]. 藝術廣角,2010( 01) .

   [6]六朝煙水. 結合原著談《七劍》[EB/OL]. http: / /www. tian-ya. cn / publicforum / Content / filmtv /1 /112896. shtml,2010 - 10 - 23.

   

   

   [作者簡介]劉妙祎( 1990— ) ,女,湖北武漢人,西南大學文學院戲劇影視文學專業學生,主要研究方向: 電影。027

原載:電影文學 2011 年第 7 期

相關鏈接: 審判研究 法官之友 江蘇法院鏡像 法苑縱橫 人民法院報 法制日報 全國法院互聯網 本地新聞 實事新聞 環 球 求 是
您是本站第 75305939 位訪問者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后臺管理
主辦:鎮江經濟開發區人民法院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04514號
運行管理:南京希迪麥德軟件有限公司
 
APP二維碼(安卓版)  
Produced By 南京希迪麥德軟件有限公司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四川时时在线 黑龙江大庆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时时彩0369是什么意思 11选5刷流水的最好方法 澳洲幸运5计划官网免费 快乐时时官方网址 黑龙江36选7中几个号有奖 看准网app 江苏11选五走势100期 扑克牌玩法与技巧